令人发指!昨晚十多名香港警察遭暴徒打伤送医!

2019-07-16   作者: 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兰斌强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反对派和港独分子的操纵下,香港再生暴乱,到了昨天已发展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前晚(14日),在香港好运中心、沙田中心平台,警察清场时,暴徒从高空向警察掟砖头、雨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反对派和“港独”分子的操纵下,香港再生暴乱,到了昨天已发展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前晚(14日),在香港好运中心、沙田中心平台,警察清场时,暴徒从高空向警察掟砖头、雨伞、水樽等杂物,更有甚者,穷凶极恶的暴徒用木棍、雨伞作为袭击工具围殴落单的警察,拳打脚踢警察头部,致使11名警察受伤送医,其中一名警察无名指骨折、一名警察手指被咬断,血溅现场!

  

港媒警察被暴徒咬断手指

  【港媒警察被暴徒咬断手指】

  自6月份以来,几乎每个周末反对派都会煽动部分香港市民上街反对“逃犯条例”修改闹事。反对派一直宣称他们发起的闹事是“和平示威”,可每次游行示威都会发生暴力事件。当警察为了维护香港社会正常秩序和保障市民人身及财产安全执法时,却一直被反对派大肆抹黑为“黑警察”。一个多月以来,香港社会已被反对派和“港独”分子搞得乌烟瘴气,社会撕裂不断加深,且已形成升级趋势。乱港分子将本属正常的加强法治的修改“逃犯条例”搞成政治事件,并随着闹事事件的不断发展,已从开始的针对香港政府逐渐向针对警察扩大。他们险恶的目的已昭然若揭,就是要砸乱《基本法》下的香港法治,颠覆“一国两制”中的一国核心。

  昨晚的暴徒袭警致使十多名警察受伤恶劣事件,不仅让人们看清了反对派宣称的“和平示威”的欺骗谎言,更让大众对这场“反逃犯条例”风波的真实目的有了新的警觉和清醒的认识。

  昨晚袭警事件始末

  昨天下午,“沙田一隅”组织召集人梁延丰申请《游行不反对通知书》发起“反逃犯条例”游行,梁延丰事前声称,游行于下午3点10分从翠田街足球场出发,龙头约在下午4点44分抵达沙田巴士总站结束,然后市民分散离开,不聚集,晚上再出席沙田大会堂百步梯“电影放映会”。梁延丰还特别强调希望活动“和平、理性、非暴力”进行,不希望有衝突。

  然而,实际情况并未如梁延丰所言,游行者到达终点后并未散去,一些搞事者继续在源禾路、乡事会路集结。警方随即警告:活动为非法集结,要求搞事者离开。 下午五时许,在源禾路有暴徒开始向警员掟杂物,并筑起防线与警察形成对峙。暴徒戴上头盔、眼罩及长伞,拆下附近栏杆,筑成三角形的“栏杆阵”作路障,后排搞事者更传递削尖的竹枝到前排。

  

暴徒全副武装截图(港媒)

  【暴徒全副武装截图(港媒)】

  晚上九时许, 警方开始在源禾路与沙田乡事会路交界三面推进,搞事者在源禾路往沙田大会堂方向后退,其间有暴徒向警方掟砖。到好运中心、沙田中心一带,暴徒走上商场两旁的平台,不断从高空向地面的警察和传媒记者投掷杂物,包括水樽、雨伞、砖头等,险象环生。警员随后在簷下躲避。

  晚上十时许,暴徒进入沙田新城市广场,警方到商场内清场。有一名警察走上电梯,突遭暴徒从后一脚将他踢倒,该警察从电梯上滚落地面。数十名暴徒一拥而上,围殴这名警察,包括用脚踢及雨伞狂打。 混乱期间,摄影师挺身而出护住该名警察,其他摄影记者亦上前帮忙解围。之后多名警察上前支援,而大批搞事者在警察救人之时继续在商场高层向下掟杂物。

  同时,在新城市广场另一位置,有暴徒用雨伞袭击三名警员。还有10多名警察被暴徒包围,有人拉倒警察,对他们拳打脚踢。而当警察将一名暴徒制服在地时,其他暴徒赶到抢犯,用伞、木棍殴打警察。

  新界南重案组警长右手无名指头断开见骨,血肉模糊,一名警察右后脑遭袭击受伤流血不止昏迷,后在两名同仁的搀扶下离开。在这场暴徒袭警中,有11名警察受伤送医,其中一名被咬断手指,另一名被钳夹断手指。

  

遭暴徒袭击受伤的警察(港媒截图)

  【遭暴徒袭击受伤的警察(港媒截图)】

  晚上10时45分左右,警察对搞事者和暴徒采取了逮捕行动,共拘捕37人,皆以涉嫌非法集结被分批带上警车。晚11时40分左右,警方完成清场。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这场暴力袭警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徒行动,与游行发起者梁延丰事前声称的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希望有冲突”恰恰相反。充分暴露了反对派和搞事者欺骗社会大众的真实面目以及暴徒毫无人性的凶残本质。

  “反逃犯条例”运动已变质

  在昨天游行示威、暴力袭警过程中,有两个现象非常突出:

  一是反对派全程为搞事者、暴徒“保驾护航”。

  反对派议员朱凯廸、邝俊宇、林卓廷、陈志全、杨岳桥、谭文豪、区诺轩、尹兆坚、郭家麒、许智峯、郑松泰等,几乎全程傍实暴徒,其间有暴徒挖掘砖头等违法行为,他们都视而不见 。其间,郭家麒及许智峯在搞事分子的伞阵和铁马阵前席地而坐,与一名外籍男子密谈。

民主党议员邝俊宇(BBC报道截图)

  【民主党议员邝俊宇(BBC报道截图)】

  在搞事者违法集结不听警方警告时,当警方陆续沿源禾路、沙燕桥、沙田乡事会路三面推进,包围堵路分子期间,反对派议员多次站在最前方,要求与警察指挥官交涉,企图拖延时间。晚上八时许,警方开始清场前,港岛总区副指挥官吕锦豪多次要求杨岳桥、谭文豪呼吁示威者离开,请他们让出通道,但杨及谭继续耍赖称,示威者已正在离开,根本不向示威者转达警方的要求。直到十时许,警方进入新城市广场采取逮捕暴徒时,区诺轩等人还筑起人链阻止警方。

  二是“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在这场暴力袭警事件中充当急先锋。

  香港众志黄之锋等青年政棍,不断在现场左穿右插,煽动及掩护暴徒,阻碍警方执法。众志的一帮人在骚乱中还打主力。香港众志常委朱恩浩和廖伟濂更是涉嫌参与施暴,被警方拘捕。

黄之峰冲在暴徒前面(港媒截图)

  【黄之峰冲在暴徒前面(港媒截图)】

  其实,昨天游行示威发起人梁延丰就是香港众志的常委, 而在游行前,梁延丰就公开声称,这次游行除5大诉求外,“亦会加入反DQ(取消资格)诉求”。而两年前的7月14日正是违法宣誓的立法会议员被DQ的日子。

昨天搞事事件发起人梁延丰

  【昨天搞事事件发起人梁延丰】

  一个打着“自决”的幌子,实为鼓吹“港独”的组织,现在竭嘶底里煽动、参与“反逃犯条例”,其真实目的难道真是在为香港市民争取权益?只要思维正常的人都可以得出正确的判断。

  关于“反逃犯条例”事件的缘由,笔者曾在上月13日发表过一篇题为《警惕! 有人里应外合搞乱香港(附带视频)》 的文章做了分析(点击蓝色字体阅读)。一个多月来,香港“反逃犯条例”风波不仅没有得到平息,相反不断升级,这里面有许多值得人们思考的问题。

  1、必须提高对外部反华势力颠覆图谋的认识。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分析,自香港政府决定修改《逃犯条例》之后,香港反对派就从开始的舆论反对逐渐发展到挑起极端事件,在这个过程中,英美一直在背后操纵,特别是美国不断向香港反对派下指令,甚至公开干涉香港事务,挑唆香港反对派搞事。然而,香港社会似乎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实质上,美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延续其在“占中”中插手香港事务没有达到目的的再次搞事。

  本月8日,“占中”背后最大金主黎智英再次窜到美国,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亲自接待了黎,美国国务院在发布的新闻稿中,公开宣称蓬佩奥与黎智英“两人讨论了香港《逃犯条例》的事态发展问题”。

美国国务院官网发布的新闻稿标题截图

  【美国国务院官网发布的新闻稿标题截图】

  而美国媒体也报道称,彭斯和蓬佩奥支持香港反对派发起的“反逃犯条例”运动。需要指出的是,与一般的“关注”不同,这次彭斯和蓬佩奥在与黎智英会面时,是“讨论了香港《逃犯条例》的事态发展问题”,这实际上是不打自招承认了美国一直在背后鼓动、支持、甚至指导香港反对派挑起的这场“反逃犯条例”运动。

  

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与黎智英会面截图

  【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与黎智英会面截图】

  6月香港反对派采取极端手段“反逃犯条例”挑起接连不断的闹事事件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媒体一直宣称这场“运动”是民众自发的,是“三无”,即无组织者、无领导者、无英雄人物。然而,随着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种种表现,这场“反逃犯条例”的组织者、领导者、英雄人物都已暴露无遗。组织者就是香港民阵、民主党、支联会等反对派政党;领导者就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支联会主席李卓人、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等;英雄人物就是邝俊宇、区诺轩、黄之峰以及暴徒。 现在美国又自爆黎智英到华盛顿面领彭斯、蓬佩奥指令,更证实了“反逃犯条例”运动的最大金主正是黎智英,而美国就是挑起这场动乱背后的最大黑手,这与当年的“占中”如出一辙。

  实际上,上述这些并非秘密。美国之所以要干涉香港事务、挑起香港动乱,是因为自香港回归中国以来美国就一直利用“一国两制”企图将香港变成一个颠覆中国政府的桥头堡。因此,所谓支持香港民主只不过是美国用来打击中国的一个幌子而已。只要回忆一下美国在原苏联、东欧,以及阿拉伯世界的所作所为就可以一目了然:美国最终给这些地区的国家送去的是和平还是灾难?一旦香港乱了,受损的究竟会是谁?谁又会从中获益?

  《基本法》是保证香港繁荣稳定的法律基石,“一国两制”是香港社会健康发展的核心。如果只强调“两制”而完全不讲“一国”,香港社会到现在还听信美国的作为是在保护所谓的香港民主,到头来只会大难临头,香港市民的好日子也就过到头了!因为说到底,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国政府和全体中国人民绝不容忍将香港变成颠覆中国政府的基地。香港社会和市民必须牢记《基本法》第18条中的规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2、必须完整落实《基本法》和“一国两制”

  《基本法》是香港社会的根本大法,“一国两制”是基于《基本法》所订。因此,香港社会必须全面、完整遵循《基本法》,不走样的执行“一国两制”。

  然而,回归20多年来,《基本法》并未在香港得到完整的体现,其中第23条至今仍未得到落实立法就是最好的例证。 这种现象如果发生在英美这样的国家是不可想象的。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却不理会、甚至完全不讲香港与内地同属一个国家,这是回归20多年来最奇葩的怪现象。而香港这些年来的不安定,正是反对派以及国外反华势力扭曲《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结果。按照《基本法》的规定,“一国两制”50年的期限已过去近半,如果香港社会反复发生如“占中”、“反逃犯条例”等这样的骚乱、暴乱事件,只会对“一国两制”是极大的打击,让社会大众对“一国两制”产生质疑,那么未来香港社会将实行什么制度,恐怕绝非反对派所期待。若真如此,罪魁祸首非反对派莫属!

  不能完整落实《基本法》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实质上涉及到国家安全。由于反对派和分离主义分子的扭曲,在香港一些年青人意识里严重缺乏国家慨念,因此也就对国家安全更显无所谓,有的人甚至将香港的未来寄托在美英两国。这种意识也是发生骚乱、动乱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基本法》第23条立法应成为目前港府刻不容缓的任务。

  因此,香港社会是到了该重新回锅普法(《基本法》)教育的时候了,因为只有完整落实《基本法》,切实执行“一国两制”才是保证未来香港社会健康发展,绝不可只侧重一个方面。

  3、必须坚决消除殖民意识

  与“占中”一样,这次反对派挑起的“反逃犯条例”事件中,也有部分搞事者叫嚣“重返英国”等口号,西方媒体称之为“怀念英国殖民时期” 。然而,在这些喊口号的人中几乎都是香港回归以后出生的年青人。这些人并未经历殖民时期,哪来的“怀念之情”? 只能说明回归以来,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这已不是什么新问题,而且不少香港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7月1日暴徒闯入立法会展示的港英时代旗子

  【7月1日暴徒闯入立法会展示的港英时代旗子】

  甘当三等殖民公民也不愿做主人,这种意识恐怕只有香港社会才会发生。说到底就是不愿承认自己中国人的身份,甘愿当殖民者的奴才。香港回归20多年来,不得不承认,国民教育的普及是失败的。

  一方面这部分工作起步较晚,真正启动是在2012年;另一方面启动后被反对派扭曲、抹黑,并发起如同现在的“反逃犯条例”一样的“反国民教育”,使得最终没有进行下去而失败。加上除了社会制度外,香港社会还在许多方面保留了殖民时期的名称、称呼、做法等,让一些人以拥有殖民时期的意识为荣,甚至羞于身为中国人。这样的的结果得到的就是如今的年轻人没有祖国和国民的认同感。反对派正是利用了这一缺陷,不断对年青一代加速对国家离心离德的洗脑,使得分离主义、所谓自决等意识不断加深,“港独”意识也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滋生,并逐渐蔓延。

当年反对派挑起的“反国民教育”截图

  【当年反对派挑起的“反国民教育”截图】

  正因如此,每当遇到国家利益的大是大非问题时,只要反对派一煽动、诋毁、扭曲,不少年青人就会跟着他们跑,很难有国家、国民意识。

  回归已20多年了,如果这种殖民意识依然没有得到彻底消除,今后香港社会依然不会安宁,反对派还会继续操纵、挑起与港府、中央政府的对立和对抗,“港独”、分裂势力依然会毒害年青人。社会撕裂将会不断加深。

  因此,彻底消除殖民主义意识,抓紧补上国民教育普及这门课非常重要。

  4、必须理直气壮坚持正义

  纵观回归20多年来香港社会发生的每一次重大、骚乱事件,许多解决的结果并非令人如意。《基本法》第23条立法、国民教育的普及、“占中”事件等等,不是在反对派的闹事中退却,就是解决得不疼不痒。

  以“占中”事件为例,到如今已过去了5年,可无论是事件的发起者还是参与动乱的罪犯,至今依然没有得到真正法律上的惩罚。造成香港重大损失的“占中三丑”直到今年4月才受到最终审判,而最高的刑期也只有16个月,其中的朱耀明虽判刑却只是缓刑;暴力冲击公民广场和旺角暴力案中违反禁止令藐视法庭的黄之峰从最开始被判3个月,最终今年5月16日改判为2个月。这样的判罚能起到什么作用?所以,这些非法“占中”分子几乎没有一个在宣判和入狱时有认罪悔改态度,相反个个好似英雄。黄之峰更是在6月17日出狱后,立即又参与到“反逃犯条例”运动中,在昨天的游行示威和暴力袭警中又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而“占中”背后最大金主黎智英至今依然逍遥法外。

  香港现在执行的是原殖民时期的法律(其实在移交香港前,港英政府对相关条文进行了修改,给回归后留下了不少坑,而香港高级法官几乎都是外籍人士,对于涉嫌乱港事件嫌疑人的判罚我们更多的感觉是无可奈何。

  然而,基本的是非标准大众心理并非没有数,给香港造成重大损失的主要罪犯可以获得上述轻判,“占中”中执行公务的警察却遭到重判,别说是内地民众看不懂,就是香港大众也几乎群情激愤。

  这次港府计划修改“逃犯条例”原本宗旨是完善香港法治,最后却被反对派扭曲、抹黑成“送中条例”成为政治事件,这种近乎讹诈的卑鄙手段竟然被反对派挑起了一场持续不断的社会动乱,实在是可笑、可悲,更令人愤慨!难道要将香港变成犯罪分子的天堂?

  从目前事态的发展来看,这次“逃犯条例”的修改又会与之前的普及国民教育、《基本法》第23条立法等一样将以失败而告终,这是多么的悲哀!

  如果正义长期得不到声张,香港的未来不得不让人担忧,这或许是广大内地民众和香港市民的心声。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严厉谴责暴徒袭警行为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严厉谴责暴徒袭警行为】

  昨晚香港沙田暴徒袭警事件,充分暴露了反对派阴险黑暗的嘴脸以及“港独”、暴徒分子凶残恶毒的真面目,对此,相信香港相关单位会展现法律的尊严,给香港市民和国人一个满意的交待!

  • 责编: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