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恶魔不死!

2019-07-20   作者: 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申鹏

当章莹颖案开始审判的时候,我就不抱希望。 因为我清楚美帝的程序正义,陪审团中只要有一个人反对死刑,那就没有死刑了。而且, 陪审团不必向外界做任何解释,评议过程也不留下任何录音和文字记录。 7月19日早晨5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区联邦法院宣布:由12人

  当章莹颖案开始审判的时候,我就不抱希望。

  因为我清楚美帝的“程序正义”,陪审团中只要有一个人反对死刑,那就没有死刑了。而且,陪审团不必向外界做任何解释,评议过程也不留下任何录音和文字记录。

  7月19日早晨5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区联邦法院宣布:由12人组成的陪审团经过一天的闭门审议后,无法就判处死刑达成一致,克里斯滕森免于一死。2017年6月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凶手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芝加哥频道WTTW报道称,法庭宣判后,克里斯滕森开始低头微笑。

  12名陪审员中7男5女,有11名白人,年龄在35岁到50岁之间。他们是根据“随机加面试”的遴选原则选出,大都为案发所在的伊利诺伊州当地居民。历时两天、12名陪审团成员用8小时27分的时间完成了讨论,残忍杀害章莹颖的恶魔,不用死了。沙迪德法官称,克里斯滕森完全没有悔意,并且拒绝在有机会时做出任何形式的道歉。 法官怒斥他,问他为什么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肯说,克里斯滕森面无表情,直视法官。

  他不但不后悔,不道歉,甚至到这时候,都没有透露章莹颖的遗体在哪里,在这个人身上,我们完全看不到一点人性的影子。

  但是大家都记得,在辩护环节中,辩方的白左表演令人作呕,他们提出了49个减刑因素,涉及克里斯滕森的精神病史、他本人的酗酒问题,甚至在法庭上搞起了亲情秀,他的父母亲人纷纷证明,克里斯滕森平时是个多么友善、多么沉默内向的人,差点没把幼儿园时期的故事搬出来当证据——他强奸、杀人,可是他曾经是个好孩子.......

  庭审第七天的时候,克里斯滕森女友在庭审上提供了她与克里斯滕森的对话录音,录音中详细描述了克里斯滕森对章莹颖的杀害手段细节和克里斯滕森的心理变化过程。早就证实了这位“好孩子”做过的事情。

  “我诱骗她上车后,大概20分钟后到家,到家之后,我把她打晕了,因为我想要征服她。”

  “她在精神上比任何人都要强大,简直是超自然,章莹颖是我见过反抗最为激烈的人。”

  “她也是唯一一个产生了证据,并让警方追查到我的人。”

  “我掐了她10分钟,她竟然还没死,我不相信,她在拼命的抵抗。”

  “我把她拖进了厕所,用棒球棍用力的击打她,把她的头打开裂了,我还不确定她是否死了,于是我就去拿了一把刀,准备砍下她的头。”

  “我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她用手来抢这把刀,我最终把她的头砍下来,她终于死了,她太“厉害”了。”

  他的前女友说,当他描述这个画面时,克里斯滕森的声音也突然大声起来,表现的极其兴奋和激动,甚至笑了起来。

  克里斯滕森吹嘘说,调查人员永远不会找到章莹颖的遗体,并且他“永远不会告诉”他们,他对她的遗体做了什么。

  但是这些铁一般的事实都没有用......几个非专业、对案件未必关心的美国居民,8个多小时的业余讨论,就断定了一个人命案的结局,就定了一个嫌疑人的有罪或者无罪,生或者死。这就是美国的“法治”。

  小时候,我看美国电影《十二怒汉》的时候,还是非常倾佩这种“程序正义”的,十二个普通市民,来决定一个人是有罪还是无罪,不断地辩论,不断地拷问良知,排除立场和偏见,男主角站在法庭巨大的罗马式柱子下感叹:“我们的国家因何而伟大? 不是因为军队,不是因为经济,而是因为‘民主’ ”。

  这一幕,打动了多少年少无知、年轻单纯、热血沸腾的少年,我总是说,美国最牛逼的不是什么军事经济,而是他们的宣传,他们的“洗脑”,他们的“价值观输出”。

  当你成为一个理性的成年人,再回头去看这个“陪审团制度”,是不是觉得有点荒谬?一群当地的居民,既不是专业法律人士,又不懂犯罪心理,还对罪犯和受害者一无所知,由他们来断定一个强奸谋杀分尸案的大结局?

  我举个例子,你上大学,不需要经过高考,不要专业老师的评判,而是随机从当地找一群居民,你到他们面前去演讲,然后由他们来断定你能不能上大学,这就叫“民主”。看起来美妙的“民主制度”,其实埋下了太多可操作的“后门”。 所谓的程序正义,往往让正义永远都无法到来。

  你要让我讲道理,道理是没法讲的,我们用数据说话。

  1998年至2015年,美国死刑判决总数为2518例,最终被执行922人,占判决总数的37%。

  在所有被执行死刑的罪犯中,有34.5%的比例是黑人,而黑人在美国总人口中的比例仅有14%。 在押死刑犯之中,黑人所占的比例更是达到了43%。

  华盛顿大学Beckett教授在2014年的实证研究显示,在相似的案件中,华盛顿州的陪审员建议对黑人被告人适用死刑的可能性比白人被告人的可能性高出3倍 ;在路易斯安那州,受害人为白人的死刑案件中,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比受害人为黑人的死刑案件高出97%。

  听到这里,你想必会明白,如果章莹颖是一个白人,而凶手是一个有色人种,结局很可能就大不一样了。所以,他们不会为了一个惨死的中国姑娘,去判一个白人死刑的。人不是机器,人不是程序,人有自己的立场、判断、同情心同理心。你指望12个随机抽取的人去实现“程序正义”,要么是天真,要么就是无耻的谎言。

  我向来不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人类,或者,这不是恶意,这是冷漠、只是无所谓。嘴上喊着“人权”、“民主”、“自由”、“生而平等”,骨子里却是高高在上的傲慢、冷漠和无所谓。

  反正死的不是他们的同胞,死的不是他们的亲人。

  长久以来,全世界都在喊着“废除死刑”,但是你们可以看到,克里斯藤森这样残忍、无人性、嘲讽法庭的罪犯可以免除一死,从此之后,更多的美国人会有样学样。因为他们知道,强奸、虐杀、分尸,都不会死,还能在监狱衣食无忧,花着纳税人的钱,吹着空调,做着“心理疏导”。他们会在美国国家机器的保护下,度过一生,而受害者家属对此无能为力,只能一辈子忍受伤痛和仇恨。

  所以,我讨厌白左,讨厌鼓吹“废除死刑”的人,鲁迅先生说过“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我们应该做的,是除恶务尽!

  我对国内的“公知”、“女权主义”者、“人权斗士”们很失望,因为一个中国姑娘被被一个美国男性残忍地杀害了,尸骨无存,而诸位斗士居然一声不吭,我很失望,所以我要说出真相:

  美国的法律保护了一个杀害中国人的美国恶魔,这就是全部真相。

  • 责编: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