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在香港街头被“围殴”了:中国岂容你撒泼!?

2019-07-23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100多年前广东三元里民众抗英 100多年后香港元朗居民抗废青 中国人的骨气,从来都没改变 上图来源:人民日报 近来,香港乱局不断,港独和其他香港社会反智蛀虫的罪恶行径令人作呕。从最初美名其曰的正当游行,演变成了 羞辱国歌、国旗、扰乱社会正常发展秩序

  100多年前广东三元里民众抗英

  100多年后香港元朗居民抗废青

  中国人的骨气,从来都没改变

  上图来源:人民日报

  近来,香港乱局不断,港独和其他香港社会反智蛀虫的罪恶行径令人作呕。从最初美名其曰的“正当游行”,演变成了羞辱国歌、国旗、扰乱社会正常发展秩序 的违法行为,甚至出现了冲击立法会、泼墨羞辱国徽、袭击并咬断警察手指的恶劣的暴力袭击事件,已经远远超出社会包容的临界点。

  上图:港独废青泼墨国徽,践踏国家尊严。

  上图:港独废青挥舞美国国旗。

  上图:港独废青围殴警察,并咬断警察手指。

  更可恶的是,这群暴徒还在外部敌对势力帮助下,私藏炸药和其他爆炸性装置 ,被香港警方当场捣毁,震惊众人——这,不是恐怖分子才干的事情吗?

  上图:7月20日,香港警方捣毁港独的地下“炸药窝点”,其配药模式类似于恐怖组织ISIS。

  很显然,香港社会给予这群暴徒的包容,并没有带来好的回报,却恰恰相反,因为这样一次次的忍让,给了暴徒越来越猖狂的社会条件,于是这群小丑开始张牙舞爪,肆无忌惮。

  但社会的包容和忍让终究是有个度的,众人可以允许“傻子胡说八道”,但绝对忍不了“暴徒乱社会”,又傻又坏的人,就是欠收拾。

  而在港毒群体无法无天的作乱、外媒唯恐天下不乱的“fake news ”(假新闻)和西方政客虎视眈眈之下,成千上万的香港普通民众走上街头,力挺警察和中国港府,对暴徒喊出了“NO”。

  超30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反对港毒废青群体的暴力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发生在香港元朗地区的“港独乱世”事件,让人“好气又好笑”,原本紧张并严肃的局面,因为元朗人民的“英勇抵抗”,而硬生生让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港独“废青”成了“喜剧演员”。

  上图:被打到“跪地求饶”的港毒废青(右图)。

  据悉,在@柳俊江等一众港独分子的号召下,一群香港废青气势汹汹地就到香港元朗来“造势”了。他们以为元朗人民同样好欺负,所以架势摆得特别大。

  结果,早有心理准备的元朗人民,给这一群“智障青年”好好上了一课:平日里看似热情好客,不爱生事的元朗人民,不仅仅是表面上表达对港毒废青的唾之以鼻,还直接对这群毒瘤泼水,他们统一身着白色服装冲入暴徒队伍“教训”它们,狠狠教训了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民族败类。

  一番打斗之后,原本气焰嚣张的暴徒头目柳俊江、林卓廷等人,带领着一群“智障废青”落荒而逃。

  这是被元朗人民教训过的民族败类柳俊江:

  这是被元朗人民教训过的民族败类林卓廷,组织暴徒践踏社会法治、袭击警察的他,对媒体抱怨“警察不来保护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谅笔者没忍住笑。更好笑的是这个——因为怀恨在心,这群落败的港独废青在逃走的时候,还在街头留下“状书”:必报元朗 。只可惜,没文化真可怕,把“仇”写成了“愁” 。好好的一件严肃的事情,又搞得像“喜剧”一样:

  元朗人民英勇教训民族毒瘤的消息,很快便通过媒体传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除了声援元朗人民外,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胞,还通过网络线上购买元朗特产的方式表达了对元朗同胞的支持,最有名的“元朗蛋卷”也在淘宝、京东等平台出现了“销量暴增”的情况,多个商家甚至出现了“断货现象”,画风也是相当的暖。

  被同胞“疯抢”的元朗蛋卷:

  写在最后:

  忍让是社会给的包容,但包容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践踏法律、践踏民族尊严、破坏国家统一之行为,不仅仅是港府和中央政府不允许,全体中国人都不允许——我泱泱华夏,岂容奴寇横行霸道?

  当下,外部敌对势力频频染指香港问题,西方政客和媒体更是扭曲事实、唯恐天下不乱,可谓恶人齐聚,罪徒狂欢。

  上图:英国BBC记者现场扭曲事实报道假新闻,被香港居民当场拆穿。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仅是香港民众应该清新、团结,全体中国人都应该团结一致,支持政府为国家的和平与统一所作出的努力。

  风雨中来,便在风雨中去,历史从不会放过一个民族的罪徒,也不会辜负任何一位英雄。 今天,虽然法治社会并不支持用暴力解决问题,但我们仍然要向元朗人民致敬,你们是中华儿女的好榜样!

  相关链接:

  元朗位于香港新界西北,是香港最靠近深圳的地区之一。

  历史上的元朗人民一直都很爱国:1899年英国军队入侵元朗,被元朗人民激烈反抗;1941年,日军入侵元朗,被元朗游击队围攻;2014年占·中暴徒欲乱元朗,却被元朗人民吓跑;2019年,港独废青再次欲扰乱元朗,却再次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