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蚂蚁不会变成大象!

2019-07-25   作者: 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吴鹏飞

香港有些人,最近闹得越来越不成样子了,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前天,一群示威者围堵了中联办办公大楼,有暴徒向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并在外墙涂抹支那等侮辱性字句。 从堵政府、围警局、砸议会、打警察到冲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办事机构,这些人有组织、

  香港有些人,最近闹得越来越不成样子了,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前天,一群示威者围堵了中联办办公大楼,有暴徒向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并在外墙涂抹“支那”等侮辱性字句。

  从堵政府、围警局、砸议会、打警察到冲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办事机构,这些人有组织、有计划地不断升级暴乱活动,他们当众撕基本法,侮辱国徽,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香港警方正在果断出手。在中联办办公楼前,警方强行清场,使用了催泪弹,并向暴徒开了枪,不过他们使用的,是橡皮子弹。

  警方在荃湾区一大楼内,还发现了烈性炸药TATP,逮捕了3名嫌疑人,已有两人的身份,被不同港毒组织认领。看来狗急跳墙的港毒分子,甚至准备动用恐怖分子惯用的炸药。

  香港最近的态势,让内地广大国人,十分震动、十分震惊、十分震怒。究竟为什么,回归二十二年的香港,在祖国的百般关爱与呵护下,反而会出现如此的仇中乱相?

  暴乱分子有预谋,有计划地袭击警察,暴打警察,甚至咬断了一位警察的中指,这不是什么游行示威,不是什么民主自由,而是彻头彻尾的暴乱、彻头彻尾的犯罪。

  都说十指连心,暴徒咬断警察的中指,伤在维护秩序的港警身上,疼在祖国母亲的心上。这时刻,香港警察代表的是特区政府、是中央政府,是祖国管辖治理这一块土地的权威。

  一口咬下去,直到手指血淋淋,骨头白森森断下来,才肯罢休,这该需要多么刻骨的仇恨啊。一位香港的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在街头扮演了这一只龇牙咧嘴的疯狗。

  可以想见,要把单纯无知的学生,培养成自以为政治正确的败类,在大学课堂上,教授们该要动多少心思,花多少时间,嚼多少牙巴骨给孩子们洗脑,才能达成这样的效果啊。

  据说,这位英雄的香港警察,在指头被咬断后,仍然不忘履行职责,然后才捡起断指,到医院做断指再植手术,很了不起。我在这里遥祝他的手指能够恢复功能,灵活如初。

  这位普普通通的香港警察,只不过是在忠实履行自己的职责,可是无意中走进了历史,他成了香港动乱的佐证,也必将成为香港由乱到治的见证。希望他能够评上下一届感动中国的人。

  很难让人想象,香港这次闹得沸反盈天,竟然是起因于再正常不过的《逃犯条例》的修改。一男子在台湾杀人后逃回香港,因为港台之间没有引渡条例,将导致该杀人犯逍遥法外。

  修例只是为了对严重刑事犯履行司法合作义务,就像与英美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引渡罪犯机制一样,香港此次修例,就是要与内地、台湾、澳门,建立同样的司法协作。

  事实上,内地警方一直在单方面承担这样的司法义务,香港回归以来,内地已经帮助缉拿在港犯罪逃往大陆的严重刑事罪犯200多人,移交港方依法处置。

  可是,逃往香港的刑事罪犯,如果是在美英等国犯案,均可引渡,唯独在大陆、台湾、澳门犯罪后,可以逃港免罪,内地警方追到罗湖桥,就只能望港兴叹。

  香港,作为中国的领土,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中国的地方自治区域,也不能不履行自己的法律义务。香港作为特区,没有特殊到可以不善尽维护祖国战略安全、司法尊严的地步。

  可是,一小撮港毒分子,在帝国主义的挑动、教唆、培训、组织、资助下,居然在平静的香港掀起了滔天恶浪,他们裹挟不明真相的人众,短时间内,似乎将仇中的蚂蚁变成了大象。

  现在,有足够多的的证据证明,境外势力全程参与了这个暴乱过程的策划与组织,这一点,连美英政要自己都不否认,他们甚至公然接见暴乱分子的代表,为之打气。

  可是,国内竟然有公知嘲笑这种指控,发帖子说,数十万香港人连续上街,如果美国人见人就发钱,至少需要10亿美元,美国的那些非政府组织,没有这么多经费。

  他们偷换了一个概念,是的,美国人不可能给每个上街游行的香港人发钱,但是,它却可以资助少数带头分子、愚顽分子、骨干分子,事实也正是这样。

  中国的公知就是这样的无耻和自以为是。他们惯用的方式,就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是非颠倒,强说道理,与整个国家人民大众的情感背道而驰,不以为羞,还自鸣得意。

  你们看,美国官员,英国首相外相,欧洲议会的议员老爷们,全部沆瀣一气,居然都在为暴乱分子撑腰,甚至要求释放证据确凿的犯罪分子。台湾民进党不入流的政客,也在跟着起哄。

  暴乱分子的代表,居然被安排到联合国人权组织发言,虽然因为发言用语不当,不合规范,当场被中国代表多次依照大会规程打断、抗议和嘲弄,但毕竟有人给了他们胡说的国际舞台。

  这种暴行,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接受的,都是严重刑事犯罪,可是因为他们是在中国的土地上胡来,就变成了自由民主的义士,你们说,这些帝国主义都是什么混账逻辑?

  十分搞笑的是,这些暴乱分子看上去很受英美政府的赏识,但是临到香港政府和警方依法缉拿的关头,却几乎无处可去,英美当局希望他们留在香港,最好多多搞出流血事件为难祖国。

  但这些孱头、脓包、丑角,自己做事不敢当,胆怯了,害怕了,犯怂了,居然跑到台湾寻求政治庇护。搞笑的是,刚刚还对他们大加颂扬的台湾当局,也不敢轻易收留他们。

  为什么呢?因为台湾朝野有意见啊。如果这些人作为义士加以庇护,那是不是将来台湾有人照样学样,也来堵政府、打警察、砸议会,就可以不追责,还要享受英雄的待遇呢?

  所以,台湾当局权衡再三,只好唾面自干,规定香港来台寻求政治庇护的人,必须是未受到香港警方刑侦与起诉的人士,这一来,多数香港暴乱分子十分失望,惶惶不可终日。

  中国的公知故意恶心人地说,香港人之所以如此闹事,仅仅是因为对大陆的法治水平极度担忧,害怕被引渡到大陆受到不公正审判。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因为香港修例,只针对严重刑事犯罪。如果内地要引渡某犯人,内地有关单位要提供详实的证据,香港方面的法官要进行甄别,还要举行听证,并且还有其他一系列法律救济措施。

  只有在香港司法机构认定犯罪事实确凿,并且按照香港的法律可以判七年以上的刑事罪犯,才可以引渡,换言之,引渡是在香港法律制度下先行作出判定,才可以完成。

  从这个说明,大家就可以看出,中国公知,处处喜欢卖弄深刻,愚弄大家,故意为西方势力打掩护。香港之殇,一句话就可以管总,这是有人在借题发挥,故意闹事。

  各位读者,我认为,从长远看,香港仇中反华的蚂蚁,不可能变成大象。大家不要太担心。因为香港这次的暴乱,看上去是坏事,但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

  好处之一,是可以让中国人看清,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丑恶嘴脸。

  好处之二,是可以让中国人看出,中国的公知每一次都拼命舔西方人的某个部位的恶心做派。

  好处之三,是可以让港毒分子充分暴露出他们的破坏性和底牌,现在看来,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就那么一点本事,这使我们对他们拉清单进行惩罚与打击,既师出有名,又有的放矢。

  好处之四,是可以教育广大港人,让他们看看这些口口声声爱香港的人,原来是一伙暴徒,是一群美英洋人的哈巴狗,是教唆年轻人骂反对他们上街的父母是港猪的一帮恶人。

  好处之五,是可以促成内地官方和民间的深刻反思,对如何防止长期动荡,对如何治理好、发展好祖国这颗东方之珠,相信一定会有新的思路和推出新的办法。

  就比如我吧,本是内地的一个普通公民,但我这一段时间,就集中大量地进行了思考,在这里,我想把这些想法系统梳理出来,贡献给我的读者朋友们。

  如果你们觉得我说得有道理,那就请你们每一个人都动一动右手的大拇指,帮我转发一下,也许其中的某个建议真被国家采纳,也未可知。

  立法保护国家英雄的名誉权,就是我最早撰文呼吁的。为祖国统一设定最后时限,也是我较早提出来的,目前看,这些呼吁与国家的决策,确实有一定的吻合之处。

  关于香港,我的思考,包括以下内容,概括起来是:关于香港的四个基本估计,关于香港的四个基本事实,关于香港的四个基本概念,关于香港主权的八个基本思考。

  关于香港的四个基本估计:

  第一个估计, 闹事的是极少数。香港有700万人,除下老弱病残还有500万青壮年人,从这个数量看,不管动乱分子如何宣称,上街游行的就算有百万人次,按实际人数算还是少数。

  从游行人员的构成看,多数是被蛊惑而不明真相的群众。港毒分子把修例简单歪曲成“送中”,制造恐慌,好像从此香港就没有了言论自由,或在内地有任何违法,都要送到内地法办。

  从整个事件的进程看,由于修例的是非逐渐清晰,反对修例的游行示威已成强弩之末,相反倒是撑警察,反暴乱的游行示威人数在增多。而被起诉的暴乱分子,充其量也不过百把人。

  第二个估计, 绝大多数的香港同胞与祖国,是血浓于水的感情。我们不能忘记,每到国难当头,香港同胞都会挺身而出。试举一二实例,抗战爆发后,香港两个小商贩发起了义卖活动。

  他们将一天的收入全部捐给抗日队伍。这个义举迅速席卷全香港,从小学生到老婆婆,全民行动,仅这些义卖活动就募捐了几百万元。这种做法传到世界各国华人中,被迅速推广。

  九八特大洪灾,香港赈灾款6.8亿;汶川地震,香港捐了100亿港元,都是世界第一。香港人邵逸夫捐款百亿给内地高校;明星古天乐更是捐建了一百所希望小学。如此实例不胜枚举。

  第三个估计, 外部势力插手固然能够兴风作浪于一时,但终究翻不起大浪。正像王毅外长呵斥帝国主义势力所说的那样,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不是你们横行的地方。

  我们的外长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呢?那是因为我们有万名驻港官兵,海陆空三军肩负着镇守港岛、赈灾救助、平暴戡乱的神圣职责,是中国政府在香港的定海神针。

  和这样一支正义之师、威武之师比起来,区区百把人的暴乱分子和背后的港毒势力,简直犹如蚍蜉撼大树。在这里,我们要特别感谢总设计师当年对驻军香港毋庸置疑的严正立场。

  第四个估计, 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在祖国的帮助与扶持下,保持了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稳定,保持了国际大都市的地位,在多项指标上名列世界前茅。

  比如,香港是最自由的经济体,已经连续24年名列全球第一;香港还是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英国的伦敦和美国的纽约。

  香港人均寿命全球第一;基础建设竞争力全球第一;航空货运量全球第一;治安指数全球第六;在这个弹丸之地,有三所大学跻身世界前50名等等,这些数据凸显了香港的发展水平。

  据统计,回归二十二年以来,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香港从7000美元增长至如今的38000美元,翻了五倍有余,成为了世界上最富裕的七个经济体之一。

  关于香港的四个基本事实:

  第一个事实, 香港的发展定位不够清楚。解放后,香港是作为中国与西方的纽带而存在的,改革开放之初,香港又是中国与西方交往的窗口,依托祖国的发展,香港保持了长期的繁荣。

  但是,随着内地沿海、沿江、沿边以及内陆地区全面对外开放,香港的窗口效应急剧下降。它身边的深圳摇身变为世界高科技创新中心,但香港比较茫然,还没有找到自己新的角色。

  第二个事实, 香港是曾经的亚洲四小龙,但是香港的发展速度近年明显放慢,与内地城市比较,2017年香港的GDP排在北京、上海、深圳之后。与各省比,则排在第17位。

  深圳曾经是一个小渔村,当年就是因为毗连香港,成为领风气之先的改革开放窗口,深圳的GDP超过香港,这在改革开放之初是不可想象的,香港的失落感是可想而知的。

  第三个事实, 普通香港人的生活没有得到真正改善。据2016年瑞士信贷统计,香港人口中10%的富有人群控制着77.5%的财富,比十年前高出了近10%。

  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从1997年的0.518攀升到了2016年的0.539,居世界之首。连续五年蝉联全球住宅楼价最难负担城市,楼价入息比为17倍,远超第二位温哥华的10.6倍。

  第四个事实, 由于香港未就基本法23条立法,使得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在那里很难及时得到惩治,敌对势力容易形成小气候。

  美英反动势力和港毒势力相互勾结,在香港长期进行反面宣传,蛊惑人心,得不到制止,客观上确实导致了一些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国家的认知十分模糊,容易酿成政治风波。

  关于香港的四个基本概念

  第一个概念, 香港基本法作为宪制性法律,要保持稳定,但要与时俱进,根据实施情况进行修正。大陆七十年,宪法已经有四个版本,美国平均每8年半通过一次宪法修正案。

  治理大国尚且如此,何况蕞尔之地。基本法已经运行22年,进行适当修订十分必要,只要改得合情合理,提权公布,延后实施,大家都有一个心理调适期是可以的。

  第二个概念, 一国两制,一国是前提、是根本、是基础,没有一国就没有两制,这一点必须得到强调。全体香港人必须树立一国意识,香港必须进行爱国教育,这是基本法律义务。

  一国两制的两制,就像总设计师所言,香港并不是完全搞西方那一套。保留香港的制度不变,是总体而言,但不等于永远不做任何改变,只要有利于香港的发展,需要变的,就要变。

  第三个概念, 中国对香港行使主权,不是抽象的。我们对主权要进行明确界定,要明确主权是通过治权来体现的,治权是一个完整的框架,由一系列具体管理权来体现。

  没有完整地行使这些权力,就不能说完全行使了主权,这些具体权力我认为应该包括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意识形态管理权、军事权、外交权、经济权、发展权这八项权力。

  第四个概念, 任何一个地方政府,是无法完整行使以上八项权力的。只有中央政府才能完全做到这一点。内地是通过一些中央机构的垂直管理,来补充地方政府权限不足这一问题的。

  目前在香港,是一种特殊的治理结构,中央政府、特区政府、立法会、香港司法系统、驻港部队、中联办、外交部特派员公署等,实际上是在分别掌握和行使这八项权力。

  因此,可以考虑将驻香港中联办,设计成为中央政府的派出权力机构,在香港统一行使或监督行使这八项权力,如果仅仅依靠特区政府,就会造成某些权力的真空,导致治理上的缺失。

  中联办的主任可以是副国级领导,由中央政府任命,任期可以是十年,以保持治理的连续性,中联办主任,是香港特区涉及上述八项权力的最高负责人,接受中央政府考核与任免。

  关于香港主权的八个基本思考

  由上述分析,我们就可以看出,在香港,确实存在和内地省份不一样的情况,很多事情,特区政府管不了,中央政府又没有管,如果考虑这一实情,修法是十分必要的。

  四个基本概念和下面这八个权力的思考,可以为今后修法提供完整框架思路之一,为了香港这块祖国的土地的繁荣与稳定,我们可能要下决心去进行法律与制度的创新。

  第一项权力,行政权。 这是保障民生如医疗教育住房、服务公共事务、提供良好治安、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提供良好环境的一项权力,依法工作但又要弥补法律的不足。

  这项权力授予特区政府。但是港人治港的定义可以理解为依靠香港人民治理香港,但不一定局限在非要香港人才能出任特首。香港不缺经济人才,但百年殖民文化使它独缺政治大家。

  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异国人士出任的。何况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理应对内地、台湾、澳门和世界范围的华人优秀政治家人才开放竞选特首的法律限制,真正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但是特首的候选人的提名权,授予中联办主任,这项安排可以确保爱国爱港的中国人,成为特区政府的行政长官。

  第二项权力,立法权。 这是为规范社会生活而订立规则的一项权力。它被授予立法会。立法会的组成一半为指定,一半为选举,能否考虑允许香港成立共产党,并参加议会选举。

  要保证立法机构拥护中央政府的、热爱祖国和香港的议员,占绝对多数。尽管这样,还是应该约定,立法会的任何立法,必须得到中联办主任的签署,才能成为正式法律。

  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劣法的产生。由于基本法将立法权比较完整地授予了特区立法机构,而全国人大,中央政府只是在宏观上具有立法的指导权,解释权等,很难进行日常立法管理。

  第三项权力,司法权。 这是保证各项法律得到公正执行的一项权力。没有一个国家的任何地区,像香港这样,法官尤其是大法官,也就是终审法院的法官主要由外国人担任,这项权力应该收回。

  也就是说,我们应当修法明确规定,香港特区的各级法院的裁判人员必须全部由中国人(当然包括港人)担任。而高等法院的大法官,必须全部由中联办主任提名,由立法会审议通过。

  从占中闹事者被释放,维护秩序的警察入狱,从咬断警察手指的家伙又被取保候审,可以看出,法官是有政治倾向的,坚决收回司法权,是体现国家主权的一个不容置疑的重要标志。

  第四项权力,意识形态管理权。 这是一个国家对自己的领土上的人们,具有何种主导信仰、何种价值观、何种世界观、何种人生观的教育权,此项权力应该授予中联办主任。

  这包括对重要媒体的约谈、警告、直至停止经营权;对重要大学校长人选的一票否决权;对中小学教材的最终审定权。对电影、影像等文化产品的审查权。

  还包括要求特区政府举办各种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制定公共宣传教育计划,系统去除殖民文化的影响,要求以普通话作为第一官方语言,大范围修改洋地名等。

  第五项权力,军事权。 这是在特殊情况下调用驻军的一项权力,可以考虑中联办主任兼任驻军指挥官,使他有权力下令驻军履行赈灾,救援、戡乱、平叛等职责。

  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报请中央批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或者戒严、宵禁,以阻止危险事态失控,危及香港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第六项权力,外交权。 这是主导对外国交往事务的一项权力,应该完全授予中联办下属的外交特派员。他同时对特区所有的其他外交事务,享有指导、批准和管理的职权。

  第七项权力,经济制度制定权。 这是制定货币发行、利率、汇率、投资、贸易、关税、税收、工资、财政、慈善、减贫等系列经济政策的一项权力,应完全授予特区政府。

  但是中联办应该关注的是扶贫问题,是对贫困的兜底问题,和内地一样,不能让每一个香港人在追求幸福生活的路途上掉队。这是让人民拥戴政府和热爱国家的一个重要条件。

  但在香港,2016年贫困人口为117万人,贫困率高达17.6%。最贫穷的10%家庭的平均月收入,从2001年的2590美元下降至2011年的2170美元,十年间下降了16%。

  而这十年间,香港薪酬最高的10%的人群收入增长率高达60%;1997年,李嘉诚资产70亿美元左右,2014年,李嘉诚个人资产310亿美元,增长442%。

  对香港贫富差距拉大,对香港经济制度的弊端给予关注,并提请特区政府注意解决这些问题,是中联办主任的一个重要工作。

  第八项权力,国土资源管理与规划发展权。 拥有一块土地的主权,就可以具体化为这块土地的每一部分地块的所有权,在英国统治时期香港只有一个地主,那就是英国女皇。

  释放多少土地到市场,是英国皇室说了算。今天,当然应该是代表国家的中联办来决定土地的投放。这样,房地产市场每平米高达20万元的天价,就可能得到平抑。

  国家也可以决定房地产税赋的用途,可以将地产利润更合理地用来进行基础建设、民生改善、公共服务,而不是集中在三四个地产商的荷包里。

  国家还拥有对整个城市的战略定位、全面规划的发展权力,使香港逐步融入内地,与中国城市群很好地协同发展,在世界范围内定好位,找到自己独一无二的发展方向。

  各位读者,主权不是抽象的。当我们说某某国家拥有某块土地的主权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中央政府,对这块土地拥有包括上述八项具体权力的治理权。

  在一般情况下,一个地方政府只能得到以上八项权力的某几项,或者某些权力的某个部分的授权,比如地方政府一般没有外交权、军事权等。

  没有授予地方政府的这些权力,往往是由中央政府保留,或者由中央政府垂直管理的机构派驻地方的分支机构代为行使的,这样的治理结构,地方政府所有权力的使用都有上方的指导。

  这是通过文件、电话、会议、培训、参观、巡视、督办等各种密切的联系来实现的。但是在特区,完全是地方政府自己来面对这一切,而地方政府的授权是很有限的。

  就像总设计师说过的,香港可能有很多事情,需要北京出面才能解决。因此,我有以上想法,在香港的治理结构中,增加一个代表国家意志的机构,将国家的主权,彻底落实在香港这块土地上。

  • 责编: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