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谁羞愧?美国恢复死刑执行!

2019-07-27   作者: 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后沙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25日发表声明称, 国会已经投票通过相关法案,并由总统签署生效,明确授权恢复判处执行死刑。 巴尔指示联邦监狱管理局对一个涉嫌杀害五名儿童的罪犯实施死刑,执行时间大约在2019年12月,另有四名罪犯也将被安排,日期确定后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25日发表声明称,“国会已经投票通过相关法案,并由总统签署生效,明确授权恢复判处执行死刑”。

  

  巴尔指示联邦监狱管理局对一个涉嫌杀害五名儿童的罪犯实施死刑,执行时间大约在2019年12月,另有四名罪犯也将被安排,日期确定后,六周内执行完毕。

  美国联邦政府上一次执行死刑是在2003年,已时隔十六年,去年美国共有25人被处死,都是由各州自行执行。

  关于联邦政府恢复执行死刑,巴尔给出的理由是:司法部门维护法治,我们应该为受害者及其家属追究这些罪犯应该受到司法系统所施加的刑罚。

  核心就是两点:

  一,维护法律威严。

  二,让受害者及家属满意。

  

  虽然消息由巴尔宣布,但做决定的是特朗普。联邦法院死刑名单上共有62人,一直拖着不予执行,这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主要阻力来自于美国一些废死利益集团和社会人权组织。

  特朗普决定恢复死刑执行的动机也不是如此单纯,2020年大选是主要考虑因素。美国一直存在死刑,恢复的不是死刑,而是执行,有的媒体标题过于简单了。

  对罪大恶极,丧尽天良的刑事犯执行死刑,是美国平民阶层的愿望,然而,话语权却掌握在法律精英,媒体精英,政治精英的手里,如果美国不是因为有独特的政治结构,废除死刑法案早就可能制定。

  欧盟各国能一律做到废除死刑,原因是精英们有机会制定相关立法,全国推行,比如1981年法国立法废除死刑时,73%的法国人要求保留死刑,而不到10%的精英就决定了死刑存废,并强迫大家接受。这是西方民主的荣光?还是西方民主的耻辱?

  美国宪法将刑事管辖权分配给各州,这阻止了精英们由上到下展开废除死刑的行动。除非他们能够修改宪法,而修宪需得到四分之三州的同意。

  所以欧洲精英们操纵的废死机制在美国不可能实现,废死运动,越到基层越难推进,任何国家都一样,包括那些废死国家,只是它们的群众声音被抑制了。

  在美国国会通过废死法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除了联邦政府,美国还有33个州存在死刑,来自这些州的议员怎么可能去推动废死法案?

  联邦大法官由总统任命,终身担任,他们可以沉浸在法律条文之中,而州县的行政长官,法官,治安官,检察官是由选举产生,他们必须考虑强烈的民众情感,或说是“民粹主义”。

  遵纪守法的老百姓,尤其是受害人家属都希望罪犯被处死,而精英们自视高人一等,具有人文关怀,对罪犯抱有同情心。

  美国这种矛盾,不单单来自于法律,还有宗教,历史,文化,经济等错综复杂的因素,如私刑复仇,不述。

  再回到特朗普的政治动机上,恢复死刑执行肯定会提高他的威望,得到死刑州民众的支持,失去的无非是那些本来就不支持他的精英们。

  死刑对大选有没有影响?

  1988年,民主党候选人杜卡克斯PK老布什,杜卡克斯是马萨诸塞州州长,当时马萨诸塞州有一名黑人罪犯霍尔顿(1974年因谋杀罪入狱,终身监禁),1986年杜卡克斯搞了个“回归社会”政绩噱头,让一些重刑犯可以在周末回到社会。

  霍尔顿1987年的一个周末出来后,跑到马里兰州奸杀了一名女孩,再次被捕,民众都希望判他死刑,结果却只是终身监禁+85年监禁,而且杜卡克斯坚持认为“回归社会”政策是对的。

  如果霍尔顿被处决,那世上就少了一个受害的女孩,对不对?老布什在选举时抓住这个问题死打杜卡克斯,告诉美国人这是一个“为罪犯服务的总统候选人”。最终不仅导致杜卡克斯失败,而且引发了美国死刑,种族,政治上的大讨论。

  1992年克林顿竞选时吸取了这个教训,明确支持死刑,打消了选民对民主党的疑虑。

  小布什在担任得州州长期间,处决了女犯人塔克,她在吸毒狂欢派对后去入室抢劫,残忍地杀死了房子主人,还称自己杀人时得到了性满足。

  她服刑期间宣称领悟了《圣经》,要重新做人,引来无数同情,许多社会组织,甚至欧洲都在关注此案。但是1998年2月3日小布什坚决签发死刑执行令,让她成了南北战争以来得州第一个被处死的女罪犯。舆论上小布什挨了不少骂,但赢得了沉默的大多数。

  奥巴马是耍了滑头,特朗普恢复执行死刑,除了他个人观念和政治动机外,他任命的联邦大法官也是保守派占上风,所以才能顺利落实,否则,只能是说说。

  老头打了许多中国法律精英的脸,多年来,他们一直将西方法学奉为圭臬,在中国力推废死,并试图让人们相信,只有废除死刑,才能与西方文明接轨,才能拥抱普世价值,才能有人文精神……

  这是典型的精英优越感,利己主义,脱离中国历史文化,脱离社会现实,完全背离了群众路线,也忘了养育他们的广大人民群众。

  我们怎么反驳,声音都很微弱,话语权在他们手里,个个都是教授,专家,学者,人五人六,喝过洋墨水,眼界甚高。

  特朗普来了,把他们脸都抽肿了,还不敢还嘴,说美国是个落后残忍的国家,敢?而且他们可能不知道,第一个制定正式法律废除死刑的是苏维埃俄国(1920年2月2日)。

  欧洲这次也怂了,去年8月中国台湾恢复死刑执行,9月1日,欧盟对外事务部(EEAS)发布声明指责台湾地区称,欧盟明确反对死刑,因为这是残忍又不人道的惩罚,并且无法起到震慑作用,是对人类尊严和道德的否定,

  欧盟敢发声明谴责特朗普政府吗?要不制裁美国考虑一下?

  美国恢复执行死刑,证明了一件事情,靠废除死刑来降低犯罪率,是天方夜谭。

  印度好多年几乎不执行死刑,奸杀案是多了还是少了?如果那些犯下令人发指罪行的强奸犯,杀人犯不能处死,死者家属如何恢复情感?这是在纵容更多的犯罪。

  7月18日,美国联邦法官宣布,经陪审团审议,章莹颖案凶手克里斯滕森被判终身监禁,不得释放。

  伊利诺伊州2011年废除了死刑,因此章莹颖案由联邦法院审理,才有可能死刑,再由印第安纳州执行。结果,12人陪审团在联邦法院判决谋杀罪名成立的情况下,让这畜生逃过了死刑,因为有陪审员是废死主义者,一票否决。

  可见西方“废死论”流毒传播之广,章莹颖父母非常失望和痛苦,而“废死论”者关心的是克里斯滕森人权有没有得到保障?监狱待遇怎么样?他的父母会不会因此而伤心?

  借用尼克松时代的司法部副部长罗伯特.博克曾说过的一句话:反对死刑是一种道德败坏。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健康有序,惩恶扬善的正义社会,请问那些主张废死人士,这个要求过份吗?

  把同情心用在施暴者身上,就是反人类行为,他们不该羞愧吗?

  • 责编:足球外围投注_体育合作伙伴新闻网编辑部